乐橙娱乐_乐橙真人娱乐_乐橙国际娱乐从这里开始

12月 4 2016

必和必拓:澳洲矿业“双子星”


2006-2008年期间阳光创译吕国博士在全球最大的地质公司必和必拓工作,必和必拓给了吕总很多深刻的印象。

按:本文转自《中国工业评论》2016年第8期,作者林蔚仁。对于矿业巨头而言,其成长的历程就是一部并购史,一方面矿业开发是高度资本密集型,需要通过资本市场筹措大量资本完成项目的开发,二是没有一个公司可以牛逼到一家就把所有好矿都占有并都开发出来,三是资源行业是一个周期性行业,永远能给你提供一个用合理价格购买好资产的机会,因此靠并购发展才是矿业公司做大做强的主旋律。

p.s.光靠买买买肯定是不行的,一般矿业公司崛起之路都是一个公司发现了一处好矿,然后上市融资,然后开始集中精力开发这座矿山,矿山投产后有了闲钱开始买其他矿山项目自己开发或者和别的公司合并形成更大的公司,再然后规模更大了就开始要调整自己的资产组合了,一边买自己看中的资产一边卖自己的非核心资产。现在的中国矿业企业,刚刚走到能依赖自己的力量开发世界级矿山和收购别家矿山这步,还没能有实力和精力调整自己的资产组合这步,前面的路依然任重而道远。

一、矿业“双子星”

在很多人的定式思维里,矿业就是此一时彼一时的短命活。发现一次矿,享受一次福利,矿采完了,事也完了。所以在中国,长达百年的私有矿业机构几乎不存在。而必和、必拓作为两艘全球矿业领域一流的旗舰公司,他们却能劈波斩浪百余年,而且越发展越“牛”,靠的是什么?看看他们所走过的路、做过的事、所成就的业绩,你一定会发现,矿业生存百余年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神妙的东西,只要你能有蚂蚁那样不停竭的寻食精神和多元发展的理念,同样也能成就百年大业。

BHP的演进之路

BHP在布罗肯希尔矿区开工后,发展速度非常迅猛。1899年,BHP又以租赁的方式,拿下了南澳的艾恩诺布(Iron Knob)市的铁矿山,从此开始涉猎钢铁制造,1900年第一座钢铁厂投产。1915年,又一座Newcastle钢铁厂在新南威尔士投产,直到1999年才宣布关闭。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BHP顺应形势,转变思路,开始走多元经营道路。1919年,BHP购买了两艘船只,自营海运;1923年又创办澳大利亚线缆厂,并持投22%。这之后,BHP开启了疯狂的“收购模式”,而且动作不断。1925年,收购新南威尔士北部的两座煤矿;1929年收购Vicken联邦钢铁公司的6%股权;1931年收购汉斯金矿;1932年跨国收购苏格兰两家煤矿;1935年又跨国收购英国Ropes旗下Bullivantsr98%股份,同年收购澳大利亚新威尔士钢铁有限公司(AIS);1936年,注资联邦航空公司股权,并将其33%股权收入囊中;1938年,收购WiltshireFile的48%股权。

1941年,在澳南Whyalla建成钢铁炼炉和造船厂。1950年,开辟西澳大利亚北海岸Cockatoo岛铁矿。1962年,在澳大利亚贝尔湾开辟太平洋煤矿。1964年,收购澳大利亚钢铁公司持有的煤业公司。1965年,在澳大利亚巴斯海峡发现天然气,两年后(1967年),在巴斯海峡开采油田。

从80年代开始到上世纪末,BHP大批项目分别在马来西亚、印尼、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马里、爱尔兰、南美洲、北美洲以及本国的西澳、昆士兰等地方落地投产,其中煤炭、冶金和稀有金属是他们项目的重中之重。同一时期,BHP还完成了好几笔跨国收购。而1984年收购美国犹他国际公司、1985年收购美国能源储备集团公司、1987年收购新西兰钢铁公司,堪称BHP的三大超级收购。

Billiton的演进之路

和BHP一样靠钻探起家的Billiton公司,在苏门答腊的勿里洞岛发现了锡的资源后,此后数十年里即靠锡矿冶炼的业务“玩”得风声水起。直到1935年,Billiton在印尼的民丹岛又发现了铝矿,又和铝结下了不解之缘。

1939年,在拉丁美洲的苏里南勘探铝土矿并获得成功,两年后,苏里南的铝矿投产。1959年,在刚刚宣布停止勿里洞岛锡矿开采的同时,Billiton又找到新福利,即在新几内亚首都比绍附近150公里处发现铝矿。1969年开辟秘鲁Cuajone铜矿,该矿于5年后才正式投产。1970年,作为金属专业机构,被荷兰皇家壳牌收购,之后在荷兰主营电解锌业务。1977年,首次和BHP合作,勘探印尼金属资源。同年开始加拿大巴芬岛锌矿和铅矿产品。1978年收购英国Morris公司。

上世纪90年代,Billiton进入飞速发展期,主要体现在铝的冶炼(南非和莫桑比克)、铝土矿(巴西、苏里南、澳大利亚)、金银矿(印尼)、镍矿(澳大利亚和哥伦比亚)、钛矿和钢铁(南非)、基本金属(美洲和南非)、煤矿(澳大利亚、南非、南美)。

与此同时,Billiton完成了几笔物超所值的收购。如1986年收购荷兰的KBM铝合金厂;1989年至1992年,收购加拿大Selbaie锌、铜、金、银矿;1998年,收购BHP澳大利亚北领地矿业公司及亚塔斯马尼亚岛公司,同年收购南非Ingwe煤矿全部股份,并与英美资源公司合作,收购南非的铬锰生产公司。

2000年,Billiton在北美和南美集速式扩张的同时,首次将橄榄技伸向了中国大陆,即与云南兰坪有色金属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兰坪的铅锌矿。

二、令人震撼的数据

2001年6月,BHP和Billiton在墨尔本宣布合并,这标志着两家矿业寡头公司各自经历百余年“单干”时代的彻底结束。合并后的公司名称为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Ltd.),总市值达到1363.5亿澳元,员工3.5万人(现已超过10万人),成为紧随巴西淡水河谷之后的全球第二大矿业集团公司,昂首步入全球企业500强榜单。

矿业领域做得好与不好,对一个国家乃至一座城市经济而言意味着什么?我们也许会以古板的感知估测澳大利亚国民经济的强力支柱在于其农畜牧业。事实上,从《澳华财经在线》提供的数据看,在2014年-2015年间,澳大利亚畜牧业在高奏凯歌的前提下,肉牛和小牛总产值是115亿澳元,出栏的绵羊和羊羔总产值33亿澳元,即使我们跟随澳政府的展望角度,把眼光往前看,那么计划中的2015年-2016年澳洲畜牧产品总产值也只是提升到308亿澳元。

再看矿业产业,全球十大矿业公司被澳大利亚占了三个,光是必和必拓一家,2015年度的年产值就达到479亿澳元,而同年度的收入更达672亿澳元。这个数字不仅远远超过了澳大利亚的畜牧产品产业,即使在澳大利亚所辖的8家全球500强企业中,也是处在领跑地位的。

2015年澳大利亚GDP初值是12235.57亿美元,其中,必和必拓占了2.2%。难怪必和必拓许久以来一直被澳大利亚企业界公推为一面旗帜(见表1)。

必和必拓不仅在本国是名符其实的创收楷模,在全球十大矿业公司的产值业绩排名中也是佼佼者。从《矿业家》提供的表单看(见表2),必和必拓虽然暂时位列次位,但也只比位列榜首的巴西淡水河谷相差18亿美元,至于第三位以及排位靠后的企业,数据相差甚大,而且在全球经济整体性放缓的态势下,必和必拓的数据在业内表现也是最稳定的。照此测算,必和必拓超越淡水河谷也只是时间问题。

四大优势叠加

在“BB”组合之前,两家公司都是历史悠久、规模宏巨、以不断创新和集约式运营方式而闻名的跨国企业,且各自有着先天的自然资源优势。BHP公司还是全球金属和采矿业的领航者,业务涵盖矿物、石油和钢铁;而Billiton在铝、锡、铅、镍、煤等矿产的运作能力在全球一直享有“霸主”地位。强强联手后的必和必拓集团,为自己在国际竞争力上,攒足了优势,这些优势主要体现在如下四个方面:

资本优势

合并后的必和必拓拥有超过千亿美元(2015年已接近1300亿美元)资本,这不仅为集团公司的大项目竞标争得了财力优势,而且也为他们多元经营、分包上市铺平了道路。必和必拓合理利用国际金融规则,新辟了独立核算的澳洲有限公司和英国股份公司(两个公司同属于必和必拓集团,其中,BHP持股58%,Billiton持股42%),从而于2001年分别在澳大利亚和英国双重上市,集团公司则于2004年在纽约上市,股票一直很坚挺。

业务优势

作为矿业集团,一般机构都会锁定某几个矿区,直至把矿区“掏光”,然后再找新的矿区延续生长点,然而必和必拓却始终把业务锁定在“不断创新,集约式运营”的长远战略目标上,为此,他们必须以不间断寻找新目标的方式,来支持这种目标的实现。如今,必和必拓在全球25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项目达百余个,规模之巨,涉及之广,在同行中迄今还无人能够赶超。可见其业务能力之强。必和必拓实现目标的主要路径有二:一是通过勘探、开采和加工自然资源来生产产品,二是通过为客户或终端市场提供优质服务,创造长期的价值。这方面的优势,正是必和必拓能成为行业旗舰的主因。

资源优势

这主要表现在矿区的区位优势上。资料显示,由BHP公司带入集团的主力矿山位于澳大利亚西部皮尔巴拉(Pilbara)地区,分别是纽曼、扬迪和戈德沃斯。这三个矿区的总探明储量约为29亿吨,铁矿石的年产量为1亿吨。在亚里南部,还有未开发的C采区,保有储量45亿吨。而Billiton在“2B”合并前,于北美、南美诸国和中国收购的多家有色金属矿区和加工业,也为提升必和必拓产业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安德烈?麦肯齐表示,必和必拓经营模式的中心原则是提供优质多样的资源组合,以确保比传统资源循环更平稳的现金流转和更高的生产能力来驱动增长。如今,必和必拓所拥有的资源分布和数量,在全球十大矿业公司中,都处于遥遥领先地位。

产品优势

作为一家经营多种矿产资源的集团,必和必拓的业务按照产品性质,划分为铁矿石、铜、铝、镍、镁、钻石、煤、石油、液化天然气等九个部分,每个分部都配备有完整、成熟的产品实操和管理机制,以确保各类产品在竞争市场上都能“叫得响,吃得开”,这样才不至于在同类产品博弈中处于劣势。

三、中国缘

应该说,作为世界500强的“老牌帝国”,必和必拓早期和中国贸易对接的表现并不突出。据史料记载,在BHP早期的查尔斯时代,即1891年开始,BHP就通过一位董事长的“搭桥”,向中国的福州出口铅,此后双方的贸易一直持续到20世纪初,随着BHP银、铅和锌资源的日益匮乏和产能的日渐萎缩,这种单一性的贸易也逐渐减少。除此,BHP和中国并没有发生其他贸易。

20世纪60年代,BHP通过各种扩张和技术革新,加之新增项的钢铁半成品出口,赶上了新中国的建设热潮,双方贸易才真正得到复苏。70年代,BHP开始向中国出口铁矿石,并继续出售钢材,同时也从中国进口氟石、煅烧矾土和燧土,贸易趋于良性互惠。以此为基础,BHP于1983年在广州成立了BHP石油办事处,次年又在北京成立办事处,并开始着手研究在中国合资探矿的机会。

1993年,BHP成立了中国首家中外合资采矿企业——康滇合资公司,在四川省进行铅和锌的勘探。与此同时,BHP的其他服务性机构也开始陆续进入中国,开展业务活动。这些业务包括向中国出售铁矿石、铜精矿、锰矿石、煤、石油和钢铁产品。

1989年,BHP工程公司参与了新建的福建顺昌水泥厂的设计和技术支持,同时作为其合约的一部分,BHP工程公司在澳大利亚对40名中国工程师和操作专家进行了培训。1992-1993年间,BHP运输部在江苏省为客户监管了8艘自卸载驳船的设计、建造和交接。1994年,BHP旗下的钢铁公司首次投资中国制造业,即上海和广州的彩涂板加工厂,这两家工厂均于1995年投产,由BHP托管至2001年,即BHP和Billiton合并后,BHP钢铁公司才撤离。1997年,BHP在上海增设了矿产市场办事处。在20世纪90年代,BHP涉足在中国的多个省份开采基本金属业务,并成立了5家合资开采公司。

21世纪元年,“2B”组合后的必和必拓,经过战略调整,准备要在中国下一盘很大的棋。现该巨头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国际矿业产品贸易伙伴,中国也因此成为必和必拓铁矿石和氧化铝的重要市场。

2003年5月,必和必拓及其西北大陆架合资公司的参与者签署了一份《权益合约》,以中国国家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为实体,并由CNOOC参与西北大陆架项目投资。2004年3月,必和必拓宣布在中国签得了“大单”,即其与中国的四家优秀钢铁厂成立威拉拉(Wheelarra)合资公司的意向。该合资公司可保证每年向这些工厂销售约1200万吨的铁矿石。这也是必和必拓入华以来和中国钢铁行业签订的最大的商业合约,这项合约意味着在今后25年里其铁矿石销售总额将达到90亿美元。2005年财年(2004年7月至2005年6月),必和必拓向中国市场销售的产品总额为40亿美元,同比增长64%,占公司全球税前利润的13%。

2005年,必和必拓荣幸地成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及残奥会多元化矿物及奖牌赞助商;2008年1月,必和必拓又与北京2008年奥运会及残奥会组委会(BOCOG)签约,成为制作奥运会及残奥会奖牌所需原材料的供应商。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和城市化的发展,对矿物(铁矿石)、金属(锰、铜、镍、铝)和能源(石油、冶金煤、动力煤)的消耗量也一直处在上升态势。据必和必拓集团的分析数据显示,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量占到全球海运铁矿石供应量的59%,铜、镍、动力煤的需求量分别占世界需求总量的39%、38%和42%。必和必拓也因此在华贸易逐年攀升。

然而进入任何一个领域,总不可能是永远一路高歌猛进。中国虽然是必和必拓受益最大的客户。但进入2010年以来,由于需求量和价格问题屡屡发生冲突,必和必拓与中国贸易也无法避免地出现瓶颈。

然而必和必拓并没有因此对中国失去信心。2013年,首席执行官麦安哲(Andrew Mackenzie)公开承认,“如果要找一个新的贸易区域代替中国将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中国过去十几年发展确实是非常独特的,基本上很难找到替代的区域……我们在澳洲铁矿石的资产未来可以在非常低的成本情况下进行扩产,而且这种产量可以维持至少一百年。”2015年,必和必拓终于在价格上做出了让步,首次在定价时采用中国指数,即由中国人“说了算”。这也就意味着必和必拓不会因为价格冲突问题而和中国“闹掰”,因为中国市场对他们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四、启示录

分析和研究国际一流企业发展战略和实操经验,对中国相关企业是有一定帮助的。比如矿业方面资源丰富、表现力却差强人意的中国企业,对必和必拓这样的国际成功寡头多一些关注,总会有所收获。必和必拓可供启示的有很多,简要归纳如下四点。

坚持以开发延长寿命

矿业最大的弊端在于固定资源有限,然而BHP和Billiton却能在矿业生存百余年,主因就在于他们选择了同一种战略:对资源不停竭地开发,而在战略配置模式上,走的是一体化、专业化和多元化道路。中国对矿业资源的开发总是停留在价格上,价格好了大家一窝蜂都去抢,一旦价格遭遇低潮就一哄而散。

全球化经营和本土化发展相结合

上游矿区的数量决定了企业的规模。必和必拓在全球25个国家拥有100余个矿山项目,产品销售地也呈现全球多元化的格局。在大力实行全球化经营的同时,也十分重视本土化的发展。除此,必和必拓强调环境保护和采竭矿区生态复原,澳大利亚诸多经必和必拓开发过的区域,在复原后已成旅游景点。

善用资本市场

必和必拓合并后,利用国际金融规则,分别在澳大利亚、伦敦和纽约等地上市,使得他们具有很强的国际资本市场融资能力。事实上,不仅国际一流矿业公司长袖善舞,积极通过资本市场募集资金,很多中小型矿业公司也从中获得了成长壮大急需的项目融资。

通过收购并购做强做大

从BHP和Billiton百年的演进之路看,两家公司在发展过程中的收购、并购动作不断,而兼并的企业都与其矿业下游成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绝无一家与该行业“不搭界”渗入。这不仅为企业的多元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且也使得集团资本的运转更加灵活。

~~~~~~阳光创译 矿业翻译~~~~~~~

服务内容:

笔译:包括报告、法规、标书、合同、技术手册和行业规范。

口译:包括野外考察陪同、旅游陪同、展会陪同、商务谈判、各种会议交替传译以及同声传译。

语种:英、俄、法、德、西、阿、日、韩、意、越、藏等72个语种。

  中国专业地质矿业翻译第一品牌!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甲15号楼2008室

~~~~~~~汇聚阳光 创译梦想~~~~~~~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Written by yuefab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