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橙娱乐_乐橙真人娱乐_乐橙国际娱乐从这里开始

12月 5 2016

老公占有欲太强,我被别的男人多看一眼,他就这样惩罚我


  商务卡宴在道路上行驶着,划破夜色寂静的江城市。

  刚刚从公司回来的龙夜爵,正翻看着文件,开车的是他的助理兼司机安义。

  “爵少,这一次我们彻底拿下了JR的案子,可算是让爵式又上一层楼,是不是可以放个假呀?”安义笑眯眯的问他。

  “想要休息?”他挑挑眉,语气邪肆。

  安义只觉得自己好像老虎嘴上拔毛了,瞬间闭嘴。

  龙夜爵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起,他拿起来看了一下,便扔在了一边。

  安义伸长脖子看了一下,看到名字之后,一下子笑开了,“又是催婚电话?董事长夫人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闭嘴!好好开你的车。”龙夜爵冷冷的呵斥。

  真是没趣,安义翻个白眼,继续开车。

  只是在路口的时候,一个白色的人影忽然窜了出来,吓得他立马踩住刹车……

  刺耳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上响起,卡宴势头太猛,即使他已经将刹车踩到底,却还是将白色的人影给撞倒在地。

  安义一阵头皮发麻,目瞪口呆的僵在那里,他撞到人了!

  龙夜爵迅速下车,疾步过去查看被撞到的人。

  唐绵绵只觉得自己头昏脑涨,揉着被撞疼的膝盖,还没叫出声,就被人猛的一把给拉了起来。

  “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

  她事大得很!

  男朋友要结婚了,新娘不是自己,这是多大的讽刺啊?

  出来喝个酒买个醉,还他妈被车给撞到了!

  “老天爷,我唐绵绵一向奉公守法,尊老爱幼,从不抢小孩子棒棒糖吃,你怎么就眼瞎了,还让我被车撞?”她不甘心的怒吼起来。

  扶着她的男人微微蹙眉,看着怀里的女人,原来是喝醉酒了。

  不过还能骂老天爷,看来没什么大事,虽然不喜欢半夜还出来买醉的女人,但他还是礼貌的问道,“小姐,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我才不要回去!”唐绵绵撒开了他的手,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可一个不注意,又跌了下去。

  这一次,男人眼明手快的接住了她。

  没有预期之中的疼痛,她还有些惊讶,一抬眸,正好对上了男人那双深邃的眼睛。

  有那么一刹那,她停顿了一秒。

  但仅仅只是一妙!

  “你是老天爷送给我的赔偿礼物吗?”唐绵绵眯着眼睛,双手拽着龙夜爵的衬衣,有些呆萌的问道。

  龙夜爵一脸黑线……

  跟酒疯子是不能讲什么道理可言的,没办法,他只能将她抱起来,打算送到酒店。

  可怀里的女人却好像很兴奋,松开了他衬衣,却一把捧住他的脸,激动的说道,“看来老天爷还是有良心的,给我这个新世纪好少女送来了男人,我也要出轨!”

  说罢,猛的吻上了男人的唇!

  因为双手抱着她,并且猝不及防,龙夜爵彻底被她吃了个大豆腐。

  心里一阵厌恶,直接松开了手,将她扔在了地上。

  唐绵绵只觉得一阵酸痛,然后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安义本来被吓傻了,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又看到自己家那冷面总裁,被人给强吻了!

  这简直是历史性的时刻!

  他还没来得及拍照,就看到他毫不怜惜的将人给扔在了地上。

  乖乖,那样摔,对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来说不算事儿,可对人家一个姑娘家,真的有些残忍了好么?

  急急忙忙的下车,上来紧张的问道,“爵少,怎么样了?”

  “将这东西弄到车里去,送酒店!”

  龙夜爵脸色十分难看,还嫌恶的抹了抹唇,气冲冲的回到了车子里,并且狠狠的甩上了车门。

  安义那个汗啊……

  这是人,不是东西好么?

  不过这个女人还真彪悍,居然将爵少给强吻了,安义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

  虽然此时的她没有半分形象可言,但那秀气的小脸还是十分耐看的,正儿八经打扮起来,应该算是个美人。

  “看什么呢!赶紧的!”龙夜爵心情差到爆,探出头低吼了一声。

  安义立马将这所谓的东西,给抗到了后座,再开车往酒店驶去。

  唐绵绵在一片头痛欲裂中醒来,好似被大卡车碾过一样,散了架一样的疼。

  该死,她是喝醉了被人胖揍了吗?

  陌生的房间,让她脑子有片刻的呆愣,这是哪里?

  当视线巡到一处酒店的名字,脑子警钟大响,急速的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还好,还好。”

  她松了口气,虽然衣衫不整,但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不和谐的行为。

  不过,为什么自己在酒店?

  糊里糊涂的熟悉了一下,才出门,在前台询问了一下情况,才知道是被两个黑衣男人送到这里的。

  靠!昨晚自己是干了什么?

  手肘和膝盖处有点擦伤,应该是不小心磕碰到的,忍着痛,她再次在心里将苏世杰那个混蛋,狠狠的骂了个遍。

  自己好不容易从家里偷了户口本出来,想要跟他拿证,却不想看到的是他跟自己好闺蜜严悠蓝鬼混的样子。

  想起来就一肚子气!

  她只是拜托好闺蜜照顾一下自己男朋友,但是没让她照顾到床上去好吗?

  这些也就算了,她忍了!

  可谁知道,自己好不容易找了房子,找了工作,打算甩开这一切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却不想好闺蜜严悠蓝给她打电话,说要约她出来谈一谈。

  谈她妹的!

  她想要拒绝,却不想被她一个一句,你不敢来,这种激将法给激去了。

  本以为战斗力十足了,结果人家甩过来一个结婚请帖,瞬间就秒杀了她!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严悠蓝的那番话。

  “绵绵,你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我结婚,你一定要出席好不好?这样我才会觉得幸福。”

  唐绵绵当时真的很想回一句,有见过好朋友抢男朋友的吗?

  “绵绵,我真的很爱苏世杰,当然,他也很爱我,不然就不会放弃你们之间五年的感情了,所以你可以祝福我们吗?”严悠蓝恳请的问道。

  她当时真想掀桌子,爱你妹啊,我他么凭什么祝福了?

  可话还没说出口,严悠蓝又丢了重磅炸弹,“绵绵,我怀孕了,我要做妈妈了,世杰要做爸爸了,我们说过,彼此要当对方的干妈的,所以,你就是孩子的干妈啦,高不高兴啊?”

  “高兴!”她咬着牙挤出两个字,“很高兴!”

  她真是佩服自己,居然没有发飙!

  不过,回来之后,就彻底一蹶不振了,心情不好出去喝个酒,居然喝到酒店来了。

  为什么没发生个什么一夜惊喜之类的?

  被不认识的男人送到了酒店,果然,电影都是骗人的。

  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她的自我补血,屏幕上赫然显示着小蓝的名字。

  严悠蓝又打电话来干什么!

  将电话放回包里,她才不想接,免得自己心情不好。

  可严悠蓝特别有耐心,一个劲的打,旁边的大妈不高兴了,催促她,“小姐,你电话响了你知不知道?”

  要呀呀,她不耐烦的从包里拿出手机,语气不好的接起,“有事?”

  “绵绵你终于接电话啦?我想问你没忘记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吧?你礼服选好了吗?我在最后试礼服呢,是你最喜欢的那个牌子哦,这一季的礼服真好看,你要不要来试试?”

  “……不了。”唐绵绵此时心里,简直是一万头草泥马滚滚跑过。

  “难道你有更好看的礼服吗?我就知道绵绵不会让我失望的,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严悠蓝又在说那些恶心巴拉的话了。

  她被气得实在头痛,“我还很忙,先挂了。”

  “好吧,那我在宴会等你哦。”严悠蓝还十分不舍的样子,差点没恶心死人。

  死百莲花!

  唐绵绵在心里泄愤了一句,拿出那张差点被她吃下去的请柬看了看,下午十三点十四分开始,寓意一生一世。

  苏世杰,严悠蓝你们这对混蛋!

  狠狠的将请柬丢进包里,深吸一口气,才下了地铁,往礼服店走去。

  这一次,势必要大出血了。

  站在‘空’品牌的展览窗前,唐绵绵挣扎起来,这礼服只要一件,就可以让她负债累累。

  以自己现在这个状况,肯定不适合买这么昂贵的衣服。

  可人活一口气!

  她现在被严悠蓝挑起的那口气,是怎么都咽不下去的,所以最后她成为意气用事之人。

  当短信上提示信用卡超支之时,她已经换上了新的礼服,并且让店员给她化个妆。

  “要精神一点的。”她一再强调。

  店员实在不明白,化妆就是化妆嘛,还能怎么精神?

  难道画个梅超风?

  对着镜子照了照,还算满意自己现在的样子,才出了礼服店,打车往豪爵酒店赶去。

  路过银行门口的时候,她叫停了一下,下了车,进了银行,往柜台上啪的一声放了两千块。

  当然,那也是她唯一剩下的钱了,冷着脸对工作人员说道,“给我换两千的一元硬币!”

  那工作人员像是看妖魔鬼怪一样看着她。

  但唐绵绵抱着双臂,十分坚定。

  最后工作人员还是给她换了一袋子的硬币,拧着沉重的袋子,再次打车,往豪爵赶去。

  抵达豪爵,时间刚好,门口的那对贱人,正笑脸迎人呢。

  深吸一口气,才迈着自信步伐走了过去。

  苏世杰见到唐绵绵,惊讶无比,眼神更有些慌张,“绵绵,你怎么来了?”

  “少装了苏世杰,不是你邀请我来的吗?怎么,你结婚不敢请我吗?”她冷冷的勾唇讥诮。

  苏世杰脸色十分难看,眼底有着几分黯然,“绵绵,对不起……”

  “少废话,别挡着我随礼。”唐绵绵一把推开了苏世杰。

  严悠蓝招呼完了一个客人,马上过来,一把挽住了苏世杰的手臂,亲昵姿态一览无余,笑眯眯的说道,“绵绵,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谢谢你。”

  “不客气!”唐绵绵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将手里很沉的袋子往桌子上一扔。

  吓得接礼的人一个哆嗦……

  苏世杰还在做着挣扎,“绵绵,我知道你很难过,你不要来了,回去吧,我不想看到你难过。”

  严悠蓝眼眸一闪,有些不悦,“世杰你说什么呢?绵绵是来给我们送祝福的。”

  苏世杰却不理她的话,继续劝道,“是我对不起你,我不祈祷你的祝福,所以你回去吧,绵绵。”

  真是好笑了。

  唐绵绵冷笑起来,“我不会难过,你想太多了。”

  “绵绵,我知道你是故作坚强的,你越是这样说,我越是惭愧。”

  “世杰!”严悠蓝气得跳脚,“有客人来了,我们先去接客啊。”

  唐绵绵真想放声大笑了,你们这两个戏子,也只配接客!

  深吸一口气,她微微抬手,将袋子往前一推,哗啦一声,两千个硬币从袋子里倾泻出来,滚的滚,掉的掉,满地都是。

  苏世杰跟严悠蓝都僵住。

  以及刚刚到来的龙夜爵。

  他只不过是代替爷爷来参加一个婚礼,却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么有趣的一幕。

  居然是昨晚那个酒疯子?

  果然是疯子,这是酒还没醒么,居然跑到这里来撒野了。

  制造了视觉震撼的唐绵绵,嫣然一笑,红唇妖娆,清鸣的嗓音响起,“随礼,两千。”

  苏世杰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严悠蓝也好不到那里去,一时间只能怔怔的站在那里,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唐绵绵微微扬着下巴,微笑,转头,进入酒店内,仿佛制造完这些之后的风波,都跟她无关。

  严悠蓝眼底蒙上一层阴郁,气愤的跟苏世杰抱怨,“我就知道她没安好心。”

  “好了。”他不耐烦的喝道。

  还有客人在,严悠蓝也不好发作,只能忍了下去。

  “龙大哥,你来了。”苏世杰不自然的笑了笑,继续招呼客人。

  “龙大哥好,请里面走。”严悠蓝也客套的寒暄起来。

  不过眼前这个男人,完美得让人叹息。

  她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呢!

  龙夜爵微微点头,简单的说了一句白头偕老,便随了礼进入礼堂。

  严悠蓝拉着他小声问道,“他是谁啊?为什么你对他么尊敬!”

  “他可是四大家族之首,龙家的太子爷,龙夜爵,也是爵式集团的开创者。”

  苏世杰为她介绍,语气里全是钦佩。

  严悠蓝惊讶了一把,居然是龙家的!并且年少有为,这样的男人,简直甩苏世杰一大截啊。

  可惜了,如果自己认识苏世杰之前,认识这样男人的话,那苏世杰就绝对不是她的目标了。

  唐绵绵进了大厅,便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她现在心情稍稍舒坦一点了,奚落完渣男渣女之后,她需要将送出去的钱,吃回来!

  苏世杰是苏氏集团的接班人,集团虽然比不上四大家族,但也小有财力,不然也不会把婚宴订到豪爵这样的酒店来。

  所以菜品什么的,都是难得一见的。

  她拿着盘子挑选了一堆,正打算放开大吃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穿着‘空’这样的礼服,绝对不适合吃这么多东西。”

  “要你管!”唐绵绵想也不想就回击。

  一转头,就看到了这个说话的男人。

  男人有着棱角分明的轮廓,深邃的眸子慵懒的扬起,掠过一丝妖孽,直直的望进了她的瞳眸之中。

  她的指尖一颤。

  心里好像什么东西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好俊美的男人!

  不过,他认错人了吧?

  她可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俊俏的男人。

  于是,唐绵绵再度转身,继续找吃的,并没理会男人的打扰。

  龙夜爵看着那已经转身的小女人,有那么一片刻僵硬。

  自己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给忽视了,而且还忽视得这么彻底!

  昨晚她可不是这么表现的。

  他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唇,那夹杂着酒香的吻,到现在都还清晰如初。

  长眉微微一挑,他微微勾起笑容,眼里闪过几抹精芒。

  难得对一个女人有了兴趣,他可不想就此放过。

  当她收获了一大堆食物,打算找个角落好好享受的时候,那个俊美的男人又来了!

  还能不能好好的吃东西了?

  这么角落他也能找到,真的是佩服他了!

  “你不记得我了?”龙夜爵微微晃着红酒杯,嘴角是妖娆邪肆的笑意。

  唐绵绵蹙蹙柳眉,细想了一下,然后甜甜一笑,“先生,是你认错人了吧?或者你说想要搭讪?我告诉你,我对男人不感兴趣,那边很多美女都看着你,你勾勾手指头就来了,不需要搭讪的。”

  说罢,娇小的身子又挪动了一下。

  好不容易找个安静的角落,都被这个男人给破坏了。

  龙夜爵再次被打击,可似乎已经习惯了。

  当她再次坐下来,打算享用美食的之后,那个搭讪的俊男又出现了。

  这下,她不淡定了!

  这绝对是苏世杰派来的盯梢!为的就是让她消化不良!

  咬咬牙,她顿时怒目相向,“先生,我没得罪你吧?”

  “没有。”他耸耸肩。

  “我也没欠你钱吧?”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小宇宙爆发的唐绵绵已经生气了,后果是很严重的!

  龙夜爵微微挑了一下眉,抿唇道,“苏世杰是你前男友?”

  “……”

  就知道是苏世杰派来的!

  唐绵绵气的牙痒痒,“我也有眼瞎的时候,不可以吗?”

  对于她抓狂的举动,龙夜爵只觉得有几分可爱,勾了勾唇,“可以,只要现在不眼瞎就好。”

  某女唇角一抽,不明白这个难道到底抽什么风!

  扭过脸,她觉得自己都被气饱了,拿着包吃的都不要,就往洗手间走去。

  她就不信,她去洗手间,他还敢跟着自己!

  这一次,男人并没有跟去,而是若有所失的看着她消失的方向。

  这一切,都落入了心有不甘的严悠蓝眼里。

  唐绵绵居然勾搭上了龙夜爵!那个龙家的太子爷!

  心里的妒意浓浓的泛开,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随意招呼了一下客人,严悠蓝便扭着腰走到了龙夜爵的身边,以甜得腻死人的声音说道,“龙大哥,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龙夜爵原本因为唐绵绵而勾起的笑意,垂了下去,语气疏离淡漠,“应该的。”

  可严悠蓝却好像没长眼一样,继续套近乎,“你认识唐绵绵?”

  原来她叫唐绵绵。

  这个名字……跟她好像一点都不符合。

  她可不是柔弱的小绵羊,而是愤怒的红太狼。

  弯了嘴角,他点了点头,不容置喙,“认识。”

  “啊,怎么没听她提过呢?看来我们真有缘分呢,不过,龙大哥还是不要靠她太近比较好。”她变了嘴脸,马上说道。

  “为什么?”龙夜爵眼底泛着浓浓的戏谑。

  这个女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他岂会不知道?

  “我跟她一个大学出来的,她这个人在学校的作风有点不太好,所以……”

  男人并未开口,可一双冷厉的凤眸里,早已经是风暴聚起。

  但专注说人坏话的严悠蓝并没有发觉,还继续说道,“龙大哥这样的家世,她肯定是配不上的,我觉得龙大哥还是三思比较好,毕竟作风不好的女人,可会不安于室的。”

  忘记拿自己手机的唐绵绵从洗手间出来,打算再次折回去寻找自己的手机。

  可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听到这么精彩的污蔑。

  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曾经的好闺蜜!

  太讽刺了!

  她从柱子后冲了出来,提着裙摆,气呼呼的瞪着严悠蓝。

  唐绵绵忽然出现,严悠蓝只好闭了嘴,耸耸肩漫不经心的道,“龙大哥好好玩,我先失陪了,还要去招呼其他客人呢。”

  说完,她还故意挺挺胸,让自己的优势一览无余。

  龙夜爵微微点头,他根本就没看过严悠蓝,此时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正深深的看着唐绵绵。

  看上起似乎气得不轻。

  可为什么不反驳呢?

  自己印象中的她,爪子可硬着呢!

  居然敢偷亲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其实唐绵绵何尝不想上去撕烂严悠蓝那张虚伪的嘴脸,可……她始终是被甩的那一个。

  她已经胜过她了,她又还能做什么垂死的挣扎呢?

  心里酸涩的感觉,让她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好好的梳理一下情绪,提着裙子再度转身,连手机也不找,再次回到了洗手间。

  男人眸色沉了几分,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他刚刚看到她眼底的委屈了。

  而且他居然还觉得愤怒了!

  为这么一个见过两次面的女人而愤怒,这样的情绪,他从未有过。

  蹙着眉头,正打算离开,却忽然发现桌子上一闪一闪的手机。

  屏幕上是她的照片,看来是她的手机了,拿起来看了一下,是苏世杰的短信。

  下意识的,他点开了简讯。

  【绵绵,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心里爱的一直是你,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我还是想说,我爱你,如果不是严悠蓝怀孕的话,我是不会跟她结婚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你要等我。苏世杰。】

  这样的话,几个女人会信?

  那个唐绵绵,会信吗?

  深邃的眼眸微微一挑,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划,便将这条简讯删除。

  或许他自己都没想过,为什么会这样做。

  到了洗手间的唐绵绵眼眶泛红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恨自己的懦弱。

  明明自己才是占理的那一个,为什么要这么委屈?

  “唐绵绵,你弱爆了。”

  她气得哽咽骂自己,抽出纸巾,擦拭着自己的眼角。

  可不能因为自己的委屈,而弄花了妆。

  自己这件礼服虽然漂亮,但比起严悠蓝的身材,自己真的差太多。

  是不是男人都喜欢胸大的女人?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委屈更甚。

  最后她伸手将一旁的纸巾狠狠的抽了出来,往自己礼服里塞去,“有什么了不起的,姐姐我分分钟变大!”

  等到自己觉得满意了,她才稳定了情绪,出了洗手间。

  那个奇怪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唐绵绵扫了一圈,最终落在了刚换了一件礼服的严悠蓝身上。

  她居然穿的跟自己一样的礼服!!!

  而且还略带挑衅的看了她一样,眼底的鄙夷十分浓重。

  她就知道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哪怕自己塞了纸巾,但也比不了严悠蓝那魔鬼身材,这是她的硬伤。

  配置不行,任凭她怎么努力升级,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而严悠蓝还故意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红酒,嘴角带着笑意,绕着她走了一圈,微微扭头,“就算你跟我穿一样的礼服,你也只会是配角。”

  唐绵绵不禁想起了那一次自己撞见他们的时候,她也是这么说的。

  【就算你跟苏世杰在一起五年,也比不过我一勾手指头。】

  双拳紧紧的握了起来,她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好像窒息了。

  可好闺蜜还继续补刀,“滚回你的南城去,再也不要出现在我跟世杰的面前,他根本就不爱你,他跟你在一起只不过是玩弄你而已,可惜你还傻傻的相信了,我真替你悲哀。”

  说完,严悠蓝貌似不轻易的一歪,手上的红酒就狠狠的泼在了她的身上,伴随着她假惺惺的惊呼,“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还抽了纸巾给她擦拭……

  唐绵绵觉得自己的隐忍以及彻底失控了。

  双眸里的水雾渐渐迷惑了她的视线,氤氲了她的世界,她看不到一切,只看到一个委屈的自己。

  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要让严悠蓝这样的侮辱?

  雪白的裙子因为红酒的渲染,变得十分狼狈,完全没有了礼服因有的风华。

  严悠蓝还故意将那些酒液在她裙摆上涂了一遍,让裙子完全失去了风采,“对不起,我要去致辞了,你自己处理一下吧。”

  说完,她微微一笑,带着得逞的笑意,转身离开,往主持台走去。

  主持台在游泳池旁边,灯光照耀得池水波光粼粼,配上严悠蓝此刻刻意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刺眼。

  唐绵绵只觉得自己现在,看不到任何人,只看到严悠蓝一个人!

  绝对不是因为她美丽,而是因为愤怒。

  啪的一声。

  脑子里那根弦似乎断掉,想到自己受到的委屈。

  想到苏世杰的无耻,想到严悠蓝的横刀夺爱……

  更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换来的却是整个结果。

  还有那些独自买醉的夜……

  她握着拳头,忽然往她走去,步伐很快,似乎怕自己后悔。

  严悠蓝正带着假惺惺的微笑,对客人致辞,“欢迎大家参加我与世杰的婚礼,我相信有了你们的祝福,我们一定会狠狠幸福的,世杰很爱我,我也很爱他,我要让我们的爱,永远都绽放!”

  “喂,你是谁?”

  忽然冲出来一个女的,让一旁的人惊呼道。

  苏世杰转过身,看到的是唐绵绵愤怒的表情,双眸通红的样子,让他心尖一颤,“绵绵……”

  她现在听不到任何人的话语,只是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严悠蓝,一把推开了苏世杰和拦住她的人,带着一股玉石俱焚的愤怒,狠狠的将一年惊慌的严悠蓝一同扑进了游泳池里。

  哗啦一声,池水溅起一片。

  惊呼声连绵不绝的响起。

  苏世杰惊慌的叫道,“绵绵,你不会游泳,快起来啊。”

  新郎在这个时候叫的却不是新娘的名字,让人匪夷所思,纷纷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女人好奇起来。

  唐绵绵将严悠蓝狠狠的按着,不让她浮上去。

  可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几下挣扎起来,高跟鞋更是狠狠地踹上了自己的肚子。

  她只觉得一阵刺痛,嘴巴一张,一口水重重的呛到了喉咙里。

  脑子里因为缺氧有些失去判断,但还是紧紧的拽着她的裙子,一手拉着底部的扶手,不让自己浮上去,也不让她逃脱。

  她想,自己这么难受,是快要死了吧?

  自己都要死了,严悠蓝也会死的。

  这么一想,她忽然笑了起来,更多的水进入肺部,她仿佛看到了黑暗的召唤……

  龙夜爵不过是去接了个电话,母亲在电话里又唠叨了几句,他敷衍了一下,才回到大厅,便看到很多人围在水池边。

  “刚刚有一个女人冲上去,将新娘给扑到水池里去了,到现在都还没起来。”

  一旁看热闹的人叽叽喳喳的说道。

  女人?

  把新娘扑到了池子里?

  他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唐绵绵那张眼眶泛红的表情,猛的往前冲去,有力的长臂一一将人拨开,没几下就到了池子边。

  水底那人影,一看便是唐绵绵,想也不想,他猛的扎进了水里,心里一边骂道,唐绵绵,你这个笨蛋!

  ……

  头昏昏沉沉的痛,浑身又是散了架的疼。

  唐绵绵觉得,自己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眼皮沉重得怎么都睁不开,嘴巴也干涉得裂开了。

  她要喝水……有没有人给口水喝?

  才这么想,便感觉到嘴边一阵湿濡,好像是有人拿着棉签蘸水在她唇上。

  像是得到了甘泉一样,她贪婪的想要汲取更多。

  “唐绵绵,你醒一醒!”

  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传来,震动着她的耳膜,让她眉梢微微一蹙。

  别打扰她喝水好不好?

  “再不醒,我就把你丢出窗外!”

  男人很无耻的威胁。

  肿么可以这样?她恐高啊!哪怕是一楼都不成!

  安义在一旁看得一脸黑线。

  这还是他们那威风凛凛的冷面总裁龙夜爵吗?

  居然威胁一个病人?

  一定是自己幻听了!

  “唐绵绵!”他又低低的吼了一次。

  这一次,虚弱的女人终于张开了眼睛,慢慢凝起焦距,入眼的却是一片死白。

  鼻息间,是难闻的消毒水味道。

  头痛欲裂,她抬手想要去揉一下,可却被人猛的按住,带着怒气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别乱动!你在输液!”

  输液?难道自己在医院?

  她扭头看向按着她手的男人,居然是那个搭讪的俊男。

  此时的龙夜爵,满脸怒气,吓得她狠狠一缩,“你……你是谁?”

  “难道你又忘记了?”男人压抑着怒气,咬着牙问道。

  “你又没告诉过我你的名字。”唐绵绵觉得委屈,她只碰到一次而已,而且还不知道名字,怎么可能会记得嘛。

  还好,他还以为她失忆了!

  “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居然做出这样幼稚的行为!”

  他大松一口气的同时,还不忘教训她,“还没见过哪个人像你这么笨,你推别人,为什么受伤的而是你,而她却好好的?”

  “是……吗?”她也同样悔恨,“我就该淹死她的!”

  她还象征性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男人只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都要爆掉了,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搞清楚重点?

  “唐绵绵,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被他这么冷冷的一喝,唐绵绵有些懵了,“有,有啊。”

  “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情况有多严重?”男人咬着牙问这个呆萌的女人。

  严重?

  不是没死吗?

  能有多严重!

  见她那转不过弯的样子,龙夜爵便知道她根本就不知道后果到底是怎样。

  他气得气息都有些紊乱了。

  安义甚至觉得,搞不好爵少下一秒就会将这个女人给拍死!

  “你现在是故意伤害罪,如果严悠蓝告你的话,你就完蛋了,你懂不懂?”

  “什……什么?故意伤害罪?那是什么罪?”唐绵绵还是没明白,只不过将她推到了池子里而已,需要那么严重么?

  男人真的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完全失控。

  安义见情况一发不可收拾,赶紧劝道,“是这样的,唐小姐,如果严小姐告你故意伤害罪的话,那后果会很严重的,会坐牢的。”

  坐牢!!!

  她终于听到了关键词,小脸一白,虽然已经没有血色,“我不要坐牢。”

  “现在知道害怕了?你当初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呢?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后果?”男人压抑下了怒气,勾唇取笑道。

  “没想过。”唐绵绵老实交代,如果知道是这样的后果,她才不会这样做呢。

  男人以一种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她,“后悔吗?”

  “现在后悔来得及吗?”她眨巴着眼睛看向愤怒的男人。

  “你觉得呢?”

  “……”

  嘴角一抽,她低着头不说话了。

  “安义,你去试探一下严悠蓝的口风,看看她是什么意思。”龙夜爵当下吩咐道。

  他点点头,“好的,爵少。”

  安义一走,房间里的气压更低了,唐绵绵咬着唇,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男人打了几个电话,似乎都是在疏通这件事情。

  她只听到了一些关键词。

  什么老爷子,什么律师,什么院长是他朋友之类的。

  听上去都有些高大上!

  她偷偷抬头看向男人,发现他有些衣衫不整。

  虽然还是婚礼上的那身西服,但外套已经不见了,只有凌乱的衬衣和皱巴巴的裤子。

  可即使是这样,却丝毫不减他的风采,照样帅得没天理。

  她在心里狠狠的鄙夷了一下自己,都这个时候了,自己居然还在想些有的没的。

  叹了口气,她开口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但我还是谢谢你,这件事情顺其自然吧,她要告就告吧,反正我孤家寡人,坐牢就坐牢,出来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原本正处理着事情的龙夜爵听到她这么一说,怒气又被挑战起来了,“唐绵绵,你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又是在骂她蠢嘛,她又不是听不出来,瘪瘪嘴,她回答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还能怎么样?”

  男人紧锁着眉头看着她扭着自己的手指,本来想教训的话,似乎都被这个动作,给打了回去。

  她也是害怕的吧。

  叹了口气,他缓和了语气,这才说道,“现在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像是听到什么希望一样,女人抬起希冀的双眸看向他,“什么方法?快说说!”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Written by yuefab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