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橙娱乐_乐橙真人娱乐_乐橙国际娱乐从这里开始

12月 6 2016

你会跟好朋友上床吗?


直到事后,我和L喘着粗气平躺床上那一刻,仍觉得是在梦境之中,不可能发生的事。

他的呼吸一直重复在我耳边。

八年前,第一次注册博客,同L相识,他住厦门,偶尔写文字,以诗居多。

博客上贴着他的相片,阳光帅气的一张脸,身材清瘦。他写大量怀念父亲的诗作,他父亲离世一年。

我们视频,他的笑容阳光灿烂,说我的手指长得好看,被我得意地写进一篇文章里。

很长时间,我们没联系,以至有天他突然到上海工作,并且不慎被车子撞伤住院的事,我也不知道。

他终日一人孤苦伶仃蜗居在出租屋养伤。他没打算同我分享他的快乐和不快乐。

我去见他,已是术后两个多月,他的腿抬得高,整只脚包得严严实实,下面垫厚的枕头。

他电话指挥如何乘车和走路,天气炎热,我去买水果。穿过两条街,走进一个旧的巷子里,粉紫色蔷薇花开了满墙,被晒得几近脱水。按他说的地址上楼,他拄双拐开门。

果然是他。

一时间,仿佛回到八年前,我们初识的季节,也是一个流火盛夏,他穿白色背心坐在视频另一端,我穿黑色,我们都傻傻地笑。

眼前的他,依然笑容灿烂,叫我的名字,米苏,进来。他让出一条道。

房间幽暗古朴,一张大床铺满乱七八糟的衣物,桌上堆着各种药和补品,电视开着,太阳晒在阳台上。我老老实实坐在一张木椅上,同他讲话。

他爬回床去躺着,苦笑着说,真倒霉,刚到上海没几天就被车撞了,瞧我这里多乱。

看他的脸,有点黑,泛着红色,大概是许久没运动的关系,微微发胖。他也正瞧着我,他说,你和相片上一样。

我们都尴尬地笑了,却并不陌生,这么多年,一直当对方是朋友,距离有什么关系,跨过时间和空间,我们仍能视对方为知己,虽是初次见面,本是多年前就相熟的人。

我因有事,略坐一会儿就走了,他送我到门口。

我前年底赴北京工作,没同他讲,就那么突然跑去。

他的QQ头像一直灰着,不太上网,即便上线也是隐身,我们交流已变为留言,平日没有要紧事,也不会讲话,可生活中有多少要紧事呢。

临回上海前夕,在网上碰到,他追问我去了哪里,我说北京。

他说,你走都不告诉我一声。

我说,你的伤怎么样了?

他说,五一要去开刀,把钢板拿出来。

我说,我大概也是五一回上海,我来陪你。

五一前夕,我果然回到上海。

L打电话给我,明天一早七点半,你要到医院来。

我说好,一定准时。

偏巧,前一天和好朋友逛街,买了新手机,叫什么安卓系统,关机后闹钟不响,我哪里知道。

第二天,一直等着闹钟,可它偏不响,一看表,竟然八点过半。我还在床上。

赶到医院时,他已手术近一个小时,临床伯伯说,他一个人来的,挺可怜。

坐在那张木椅上,看雪白的床上摆得整齐的被子,床头柜上摆放着矿泉水和杯子,一袋苹果,床下有双球鞋是他的。心里充满内疚。

我下楼,去吃点东西,喝了杯咖啡,然后回来,十一点整,他被推回病房。

他不能枕枕头,平躺着,鼻子里插着管子,他穿着病号服,闭眼休息。临床的伯伯叫他,喂,你同学来看你了。

他半睁着眼睛,瞧见我,我放下包,坐在椅子上。他抬起右手,我拉住他的手,这是我们第一次拉手,却好像拉过好多次。

累死了。他笑着说,左脚一直抬着。

向他解释来晚的原因,他说,没事了。

问他能吃东西吗?我去买。

不能吃,需空腹八小时。他说,我从昨晚开始就没吃东西了。

那不饿吗?

没事,一直在输液。他气若游丝。

那你睡会儿。我说,我看书。

嗯。他说,你回去吧,我这里没事了。

我也没事,陪你坐会儿。

然后,他闭上眼睛休息,我坐在床边看着他。我们仍然拉着手。

我走后,发信息问他吃饭没,他说吃了,护工送来的,冷的。

好朋友一直问我,你怎么没有和L在一起。我仍用那句老话回他,怕失去。

很多人很多事,没越界时,大家友好相处,彼此关系亲密,一旦越界,一切变味道,想走得近,又不能太近,我生怕连朋友都不能做。

又过两个月,我的休息天有所调整,换在周六。

L说,你来我家,我们躺在一起说说话。我说好啊。

周五晚上,本来还闷热,下地铁时天上突然下起雨,忽大忽小,L等在商场门口,穿着黑色背心,黄色短裤。他笑着说,你可真够慢。我们间隔三四个区。

吃过饭,回他住处,外面有雨,我们撑一把伞,他自然将手搭在我肩上。

上楼,他室友没回来,我先洗澡,然后坐在床上看电视,他去洗。

他洗好澡,回房间,慢慢爬到床上,盯着我看。

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笑起来。

笑什么?他问。

没什么。

他说,让我抱抱你。

我没说话,向他那边靠了靠,他伸出手臂搂住我。

空调嘶嘶吹着,我们没动,电视播放着新闻,谁都没心思,却死死盯着屏幕。

外面电闪雷鸣,雨大了,他将头靠过来,吻我肩头,我抬头看他,他又吻一下我的嘴唇。我们悬在空中的心都放下,一切变得美好。

他突然把我用力压在床上,陷入床垫之中,我本来就瘦,此刻被压缩得像一块脆薄的苏打饼干。他没深没浅地骑在我身上,上下摩擦着,两具肉体在暗的房间猛烈相撞,试图从对方身体里索取温暖。

外面有闪电,一直闪,余光透过未合拢的窗帘照进房间,我们便如同在临时搭建好的摄影棚里,一闪之间,在谁的记忆中拍下一张底片。

窗外雨一直下个不停,整晚。

事后,我和L喘着粗气平躺床上,望着天花板。电视银屏将天花板映得蔚蓝。

还没回过神,刚才的一切就像梦境,身边的L可是八年前那个喜欢写诗的少年?缘分妙不可言,它时常带来惊喜,再想不到的人,有天突然出现,就睡在旁边。

回想适才的撕扯,脑海中断续出现画面,他的温柔眼神,他的嘴唇,汗水一滴滴顺皮肤纹路向下流淌,谁在意它淌到哪里。

此时,他仍用一只手臂环抱着我,我们都很累,昏昏睡去。

夜里,沉没在他谜样的呼吸中,轻轻的温柔的如月光下一弯悄悄流淌的泉水。

第二天,雨过天晴,大地一片阳光。

起床去吃早饭,然后他送我上地铁后径自回去,看着他背影渐行渐远,五味杂陈。

后来,他发了一条短信给我:米苏,喜欢了你很多年。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GS乐点

ID:gayspot

作者:李米苏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本文内容无关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Written by yuefab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