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橙娱乐_乐橙真人娱乐_乐橙国际娱乐从这里开始

12月 7 2016

你要跟这样的我谈恋爱吗?


因为我真的很爱很爱你,爱到不愿意你委屈,爱到无法再一次怯懦地,错过你。爱到一定要鼓足了勇气,问你一句,要不要在一起。

文:大牙秦 | 图:网络

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见到杜若若时,她正单手叉腰对着手机骂街。

“你他娘的有什么好,我会倒贴你?”

“瞧瞧你那副狗德性,分手真是太明智了。”

“哎呦喂,您可别道歉了,是我得谢谢您老高抬贵手,放过我。”

她“咔嚓”挂了电话,气哄哄地往我这边走,有种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块板砖的气势汹汹,我有点怕,便往后退了几步。

然而然而,城门失火,祸殃池鱼。

我还没退两步,便被杜若若的火眼金睛瞧见了,她张开血盆大口,朝我喊了一嗓子:“你他娘的跑什么,就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后半句的时候,杜若若还是一副泼妇的样子,气场却弱了很多。

她骂我没良心的,一边骂一边哭,街口人来人往,我看到有漂亮的姑娘温柔地站在树下情郎,也有相陪甚久的老夫妇手拉着手过马路。

有人喜气洋洋,有人寂静欢喜,有人笑,也有人在急躁,人群南来北往,匆匆而行,唯有杜若若手足无措地站在路口,像个傻逼一样痛哭流涕。

杜若若长得不怎么好,脾气倒是很火爆。

动辄就是你他娘的,我他娘的,你要是跟她蹬鼻子上脸,保不准她下一秒就拿出来个手榴弹扔你脸上。

所以说,赵奎和她在一起,我们都纷纷骂赵奎不知道瞎了哪只狗眼。

赵奎羞涩地推推眼镜说:“我就爱若若,率真坦荡不做作。”

杜若若便得意极了,一拍桌子站起来:“你们都他娘的听见了吧……”

赵奎轻轻咳嗽一声,杜若若怔了怔,便轻柔下来语气,跟变魔术似的哗啦就换了一张特假的笑脸,硬生生挤出来一丝羞涩:“他就是爱我。”

大川也很是率真坦荡不做作,张口便问:“杜若若,你他娘是属狗的吧,说变脸就变脸。”

我们都以为大川估计要挨一顿熊揍,纷纷吧咂着嘴,等着看好戏,谁知道,杜若若谈了恋爱就好像充气娃娃撒了气,软捏捏的,战斗力十分不行,就连翻得那个白眼,也十分没有力气。

杜若若说:“我们都是大学生,能不能文明点。”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杜若若的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这竟让我们有几分感动,就如同考试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师忽然告诉我们重点都在书内,就如同想要大便时恰巧找到了空闲的厕所,就如同鸟在海里游泳,鱼在天上飞翔,言而总之,总而言之,是件足以让人热泪盈眶的大事情。

那天,我们庆祝杜若若狗嘴里吐出来了象牙,死耗子被瞎猫碰上,喝了许多的酒。

结果就是杜若若醉成一副狗德性,扒拉在赵奎身上又哭又笑。

她说:“赵奎赵奎,谢谢你爱我啊。”

赵奎干笑:“傻姑娘。”

杜若若又说:“我愿意为了你变得很好很好,可是你要一直好好爱我。”

赵奎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杜若若吐了一身,他慌忙地找餐巾纸擦拭,把杜若若推到了大川身上。

杜若若还在笑,她吊在大川身上:“赵奎,你是第一个说爱我的人。”

大川骂了句娘,皱着眉头用手把杜若若的嘴角擦干净。

不知道在哪本书里看过一段混账话,大致就是说,如果你看中了哪个姑娘或者汉子,千万不要采取先做朋友的方式曲线救国,绕的路太多,感情线又太复杂,很难达到你最终的目的。

眼睁睁地送走你深爱的人到别人身边,那太痛。

大川曾经很不以为然,管他娘的朋友不朋友,喜欢就上呗,简单又粗暴。

直到他遇到杜若若。

他慌了神,想要镇定一会儿,就那么一会儿间,他便成为了杜若若的男性朋友之一,每日斗嘴,飚脏话,惹恼了杜若若是要挨拳头的,杜若若是个率真得过分的人,她的拳头可不像是与你每日眉来眼去的女生高举起的拳头,落在你身上像是被一团棉花砸中一样。

她的拳头是流星锤,“哐”地落在你身上,画面是要糊个几秒钟的。

大川被砸得急了,便追在杜若若屁股后面要赔偿,跟了一天又一天,杜若若被跟得烦了,转过身来,睁大眼睛问:“你他娘的要什么补偿?”

大川懵了一会儿,估摸着到了安全距离,才缓慢开口:“你赔给我做女朋友。”

那是深秋,天干,风大。

风像是打了春药,兴奋得无处落脚,蹭着大树摇啊摇,枯黄的树叶子哗啦啦地往下掉,隔断他们两个的视线,扑灭他们爱情的小火苗。

大川看不到杜若若的脸,也无法揣测杜若若在想些什么,只能瞎激动,心咚咚地跳得厉害。

杜若若愣了一会儿,大概是在消化大川的话,等这一场风过去,她应了一声:“好。”又向大川走近了几步,大眼睛仔细地看了大川一会儿,她笑了笑:“说吧,你看上谁了,我去帮你做媒。”

这是一场心理上的较量。

大川的笑容干瘪在脸上,深秋的雨点大而冰凉,哗啦啦地就往地下掉。

杜若若转身就走,不忘对大川说了一声:“我看我们宿舍的思思就挺适合你的,回头牵线让你俩见见。”

大川站在原地吼了一嗓子:“我他娘的……”

杜若若回头。

大川接了上半句:“还真是要谢谢你啊。”

杜若若笑了,她连着摆手:“不用谢不用谢,真的不用谢。”

她从来没有连着说三句表达意思一样的话,她觉得“净他娘的是废话”,她总是不愿意说废话。

就好像,风忽然刮起来,大川的话并没有清晰地传进她的耳朵里,她模棱两可,不知道大川是向她求爱,还是要她做他爱情里的桥梁。她不愿意问,便自作聪明地选了个聪明的法子,随便挑一个回答,他要是骂了她,那就是她错了呗。

她选了后者。

他说了谢谢。

杜若若是信守承偌的好人,第二天就把思思交代给了大川。

大川虽然骂娘,但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还在校报上发了不少文章,文院的学生多多少少都知道他。

他们约着出来两次,就再也没有以后了。

思思倒是很愿意和大川在一起,但大川早早心有所属,他没有一颗完整的心去留给另一个人了。

杜若若骂大川:“你他娘的狗眼看人低是不是,我们思思哪里配不上你了?”

大川说:“她哪里都好,可感觉不对啊。我总不能耽误人家女孩子吧。”

大川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直勾勾地看着杜若若,把她心里看的毛毛的,她问过我一次,很隐晦地问。

她问:“一个男生说话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女生,这是为什么?”

“脸好看,胸大,腿长。”我满口回答。

杜若若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客观地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条件,继续求知如渴:“如果那个女生脸不好看,胸不大,腿也不长呢。”

我有点懵,思来想后,便又给出了一个答案。

“眼疾。”

杜若若哦了一声,像是有某种失望,我并不知道她口中客客气气的“一个男生”是“大川那个贱货”,这样随意装逼的后果就是后来被大川骂了整整一个小时傻逼玩意儿。

大川满心以为思思是杜若若为了搪塞自己的借口,便不再开口提起喜欢的事情。

这一等便是一年。

杜若若遇见赵奎,被赵奎追,和赵奎在一起。

大川那段时间很惆怅,杜若若和赵奎在一起之后像是回娘胎里重造了一遍,安静又温柔,无论大川怎么耍贱,她都是回之一笑。

某日,大川托着脸问了我一个很深邃的问题:“你说杜若若变成这熊样,她自己开心吗?乐意吗?”

我说:“开心不开心,乐意不乐意,那是她和赵奎的事情,关你屁事。”

大川哭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大川哭,我怕极了,那一顿饭我吃了很多,钱包倒是够瘪,我怕他哭着哭着就像偶像剧女主角一般捂着脸推门跑了。

大川说:“她怎么样,确实和我没什么关系。”

我听了他的话,心里有些酸酸的。

大川接着又说:“可如果她不开心,不乐意,我他娘的会心疼她啊。”

我……那一刻,我觉得,如果我要是杜若若,早他娘的飞扑到大川怀里了。

赵奎和杜若若的感情从一开始便已经失衡。

赵奎很优秀,他也并不喜欢杜若若大咧咧的样子,至于什么狗屁真性情,喜欢你是这套说辞,厌烦你便是没教养。

恋爱中那些阿谀奉承的话啊,全然当不得真。

开心了当个响听一听,不开心就权当是狗屁。

赵奎从一开始便让杜若若感知到两人的距离,得到了恋爱中的主导地位,杜若若噤若寒蝉,对赵奎处处巴结奉承,始终觉得自己是配不得他的。

她努力变好,想要追上他的步伐。

其实也不见得是她有多喜欢他,只不过那是杜若若生命中的第一场爱情,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

倘若未能全力以赴,岂不是对不住青春一场?

即便杜若若一直低着头颅,可依旧挽回不了赵奎那颗高高在上的心,他对她挑剔又挑剔,最后攀了高枝,便很抱歉地对杜若若说了道歉,说了分手。

分手是在电话里说的。

依旧是天花乱坠,狗屁不通。

杜若若忍了许久的脏话全都骂了出来,她气愤地挂掉电话的时候,听到他在那边讲:“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没有教养。”

他曾经说爱她率真可爱真性情,却又嫌弃她大大咧咧飚脏话,她矫正所有他口中的坏习惯,最终还是落了一句没教养。

杜若若痛痛快快哭了一大场。

她出关后,提起这段不成器的初恋,还是红了眼睛:“他娘的,如果是面对面分手,我一定要拿块板砖砸在他头上,浪费老娘的青春,这可是老娘的初恋啊。”

大川说:“没事,初恋没有了,还有第二春啊。”

杜若若没好气地顶他:“还他娘的有谁能瞎了眼看上我啊?”

大川清了清嗓子:“我双目炯炯有神,我看上你了。”

杜若若急了,拍着桌子叫唤:“你他娘的说什么呢?”

大川也拍了桌子瞎叫唤:“我说,你他娘的要不要和我谈恋爱?”

杜若若蒙了,大川蒙了,我蒙了,咖啡厅里坐着的人全他娘地蒙了,第一次见到这样求爱的,也真是666。

杜若若说自己心里有点乱,逃了很久。

大川说,不想再错过,一定要等一个答案。

最后,机场里来了一艘船,杜若若奔向了大川。

嗨,你。

我知道,我这一生里将会错过很多。

五岁时的玩具枪,十岁时的可爱多,十五岁的情书,十八岁的窗外,那个溜走的长发姑娘。

可我也知道,我这一生中有许多无法错过的好风光。

譬如春花和秋月,譬如朝阳和星辰,譬如高山和大海,譬如青春以及你。

我喜欢你。

喜欢你直率的性格,喜欢你瞪眼看我的样子,喜欢你随口冒出的脏话。

我不能错过你。

因为我的一年四季,日升月落,斗转星移,都因你而起。

我不能错过你。

因为为了遇见你,我已经等了几个世纪。

我不能错过你。

因为我真的很爱很爱你,爱到不愿意你委屈,爱到无法再一次怯懦地,错过你。爱到一定要鼓足了勇气,问你一句,要不要在一起。

所以啊,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大牙秦 初芒专栏作者,想讲一辈子故事的人,关于年少与爱情,关于终将被怀念的我和你。微博@林臻和大牙秦。个人新书《我曾披荆斩棘奔向你》已上市。

图书放映室(id:xiron4)

放映一篇好文,推荐一本好书

从此开启我们的缘分之旅

▲长按识别二维码后即可关注

▼喜欢记得点赞!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Written by yuefab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