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橙娱乐_乐橙真人娱乐_乐橙国际娱乐从这里开始

12月 7 2016

读经大侠为什么退出所有群聊


按:自我退出所有群聊后,一直有人询问我退群原由,我不想再一一讲述,故写此文。

2016年6月10日晚近20:00,我和女儿终于抵达泰顺,走进酒店,在大堂我见到了等候参会人员的蔡某,我很高兴地与蔡某握手问好,蔡某的手很冰凉,有丝不安从我心头掠过,而那丝不安很快被我向学的热情冲淡了。办理完签到手续,在外面吃过晚饭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兴致勃勃地拍了酒店的照片发完朋友圈又在160个群发完读经打卡才洗漱休息。

2016年6月11日,我早早起来收拾妥当就赶往会场想占据最有利听课的座位,座位上面的纸条写着参学人的名字,除了第一排的嘉宾席,前面的座位都是各学堂的堂主,我在倒数第二排找到了我的名字。听说是按早报名早交费的顺序来进入微信群和安排座位,我是5月26日听到消息就迅速报名交费的,我在“中西文化根源及其会通讲学活动”微信群是第三位,我所知的后报名的学员座位都在前面,M说她的座位比我的靠前,我那么好学,把我的座位和她旁边的座位换一下,我们坐在一起好听课。调换后没多久,有位学员拿着发在手机上的座位表来找座位,M跟她商量调换座位,那位学员不愿意,我就说没关系,心里想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到后面的座位坐下。

王财贵教授在蔡某的随行下走进会场,我们全部起立鼓掌欢迎,之后行汉礼,入座,讲课开始。听了一会儿,我从包里拿出摄像机录影,只能摄到前面听课的学员的脑袋,我问旁边的学员能否换一下座位我好录像,那位学员与我交换了位置。我坐在过道旁边的座位上边听课边录像,过了一会儿,有工作人员来告诉我不可以录像,我遂收起摄像机,之前座位安排的小插曲也没影响我听课的好心情,我把双手张开,手心向上放在膝盖上听课,可是听着听着我就瞌睡了,被掌声惊醒后没过多久我又继续瞌睡,下午的听课状态也是如此。

晚饭后回到房间,我对M说:“我感觉这是一个泡影,不是我长久以来一心向往的地方,我不想再听下去了,我要带女儿在泰顺周边玩玩,等讲学活动结束后去文礼书院看看就离开。”M说:“哎呀,那么有影响力的‘读经大侠’中途退场,大家看到恐怕不好,来都来了,就听完吧。”听M这么一说,我还真把自己是读经大侠当回事,可是从这晚开始,我停止了从2015年3月3日起持续在国内外160个微信群和QQ群的读经打卡。

   2016年6月12日,听课时我使劲调整坐姿,面带微笑,双手掌心向上,以最好的状态来听课,只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我感觉到王财贵教授的讲课是心志涣散的,没听多长时间我又瞌睡过去,我没有被掌声惊醒,而是被后排的一位学员的如雷鼾声打醒,我就在演讲声、掌声、鼾声中瞌睡、醒来,再瞌睡、再醒来,偶而我也跟着大家鼓下掌,我心明白鼓掌、行汉礼那是对一位老者的敬意,而不是对我来之前非常崇敬的那位学者的敬意。讲课结束,王财贵教授走下讲台和学员们拉手,他的步履是那么匆忙,笑容是那么勉强,手是那么冰凉。

2016年6月13日,早上我的听课状态仍然和12日一样,下午是文礼书院和文礼国际学校的学子才艺表演,我看到那些学子身形单薄,气色不好。接下来就是文礼书院建设“万万有可能”募款启动仪式,找一万个家庭捐款1万元,为文礼书院添砖加瓦。台上的有些人我们曾在微信上有过一些交流,有些人我从未接触过,可是活生生站在我面前的他们,他们的语言传递给我的信息就是各打各的小算盘,演着为文礼书院建设殚心竭虑的苦情戏+悲情戏。我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几次都想起身离场却又执着于“读经大侠”的名号而忍耐着。2014年8月,我在北京讀經推廣中心網站看到文禮書院建設募捐的消息,我捐了1010元,其中我自己的300元,幾位朋友湊的700元,女兒的10元。2015年1月,我在信封上貼上“文禮書院建設基金”,我發工資時就放100元錢在信封里,女兒也把自己要捐的錢放進信封里。我用信封里的钱購买讀經教材、讀經宣傳手冊和讀經機贈送給有緣人,我知道文禮書院開設的各種網絡直播課程都是在筹集文礼书院建设资金,每次我都报名参加,还把学习课程发到我所读经打卡的各个群里,每讀完《論語》100遍就尽自己最大的诚意和能力捐款,可是这次我没捐钱。晚上云南学员聚在一个房间分享此次参会感想,大家希望我当募款大使,我说我没能耐做这事。

2016年6月14日,我们参观了文礼书院后上山去寻找那块要建造千年书院的世外桃源之地。在山上我遇到了一位先生,我问他是否参加了这次中西文化根源会通讲学活动,他说参加了,我问他感觉如何,他问我要听真话还是假话,我说当然要听真话,他说感觉不好,听课时睡着了,文礼书院还在北京时他的女儿在那读了一年就回家了。我问他捐款了吗,他说没捐。我们也没有找到那块传说中的书院风水宝地就返回竹里乡文化广场,在那留下了我读《论语》的声音,我和女儿从温州坐飞机到上海。

2016年6月18日,在昆明“左藏禅院”,我遇到了某省高院的副院长田先生,听我简述完我读经的历程和“读经大侠”名号的来历,田先生眉毛一扬,大手一挥,双眼瞪着我说:“把什么‘国学大师’‘读经大侠’统统给我丢掉,丢得远远地……”虽然田先生和我是老乡又是家门,只是我们是第一次见面,田先生的直白把我震摄住了。随后我讲起我这次的参学经历,我感觉那些人和事太不真实太假了,田先生说我的感觉是对的。第二天早晨,我在微信上看到了田先生特别写给我的话:重要的是走出来做自己,而不是陷进去迷别人,忽视生活,恪守书本,只会使自己越陷越深,最终不可自拔,掉入樊笼。

2016年6月19日,下午我在昆明老街走心,在一家茶馆不慎踩空从楼上摔到楼下,尾椎骨折。晚上收到M的微信语音留言,说她跟L讲起我此次参学的直觉不好,L说以她自己在文礼书院的亲身经历,我的直觉是对的,我才呆了一两天,怎么就能有那么敏锐的感觉。

2016年6月20日,我回到曲靖,在“和顺园”古法养生馆用中医疗法治疗尾椎骨析。有很多人发信息问我每天都在读经,为什么不再打卡了,我说在疗伤。虽然是身伤,事实是心伤。

2016年6月26日,在养生馆治疗了一周,我回到家慢慢休养。我一点一点地反思自己12年的读经历程、2年的周末读经义工老师、1年多的读经打卡宣导……

2016年7月2日,我看着微信群里不断出现的读经教育、读经打卡和文礼书院募款的信息,我突然觉得这是一种自我麻醉和自我催眠,我越来越感觉不安和危险,“把什么‘国学大师’‘读经大侠’统统给我丢掉,丢得远远地”的声音如禅宗的棒喝把我打醒,我写下“孔历二五六七年丙申夏,我和女儿踏上游学之行,期间所经历的人和事,吾心受到了巨大地强烈地冲击。‘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自由是孑然独立,不依附,不恐惧’,吾反思反省,决定退出所有群聊,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关心和鼓励,祝福大家身心安康,吉祥如意”,发到每个群我就退出了我存在通迅录的172个微信群和8个QQ群。看到我退群的信息,很多人纷纷问我退群原由,还有很多人在添加我的微信。住在德国的华裔妈妈微微是7月1日加了我的微信,我们只是互相问候了“您好”,没有说什么,7月2日我在退群时,她把我退群的消息复制了发给我,问我是不是看透了纯读经,她的孩子和许许多多的孩子因为纯读经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亲子关系恶化,还提到杨某在德国骗捐的事情,我说是我的直觉不好让我做出退群决定。微微希望我把这次游学的经历写出来,救救那些还在做着国际大才梦的家长们,救救那些前赴后继在纯读经路上受到伤害的孩子们,那时我的身体大部分时间要躺着静养,所以没能写出来。有人问我去文礼书院之前和之后怎么我的变化会那么大,我说我的心告诉要全身而退,重新启程,读经要理性对待,依中道而行,我和女儿要探索读经+游学的模式。

2016年7月4日,我和微微用微信语音聊了好长时间,她讲了好多我从未听过的事,还发了好多孩子因纯读经受到伤害的案例,我震惊不已,心痛不已。我删除了微信和QQ里我以前热情宣导读经的信息,以免被人利用误导家长。接着德国纽伦堡的Z微信语音我,她们那有家长报名参加文礼书院的读经营,机票都订好了,因为和书院工作人员沟通发生不愉快而取消行程。

2016年7月15日,我和女儿到曲靖本立养正书院参学,遇到了带着一帮孩子来此游学的某学堂S,7月16日我们坐在大巴车上,我跟S说我去文礼书院之前,每次看到文礼书院的报道我就激动不已而心生向往,王财贵教授在荔枝FM上的演讲音频我全部都听过,有些甚至听了上百遍,有些读经教育的演讲我看了都会感动得热泪盈眶,可是6月份的参学经历,让我特别失望,心理落差特别巨大,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曾经在北京读经中心工作过的S拍着我的肩膀说:“你好单纯哦,我们都见惯不怪,麻木得没感觉了,好些从中心出来的人都很少提及XX,我们做好当下能做的事吧”。

2016年8月27日,美国旧金山的L发信息给我,说她去过文礼书院,颇有些感触,又怕自己看得不真切,希望与我电话交流,我们微信语音聊了近一个小时,我们都认为读经要理性对待。

我身边有些纯读经的家长找到我,说他们的孩子眼睛视力严重受损,嗓子沙哑,脾气躁怒,不识字,很少生病的变成经常生病,亲子关系特别差······她们焦虑地问我怎么办,我说孩子是你们自己的,你们是要一个身心安康的孩子,还是要一个身心残障的孩子,你们自己看着办。家女以前都是读经、写字并行的,实施了半年不到的纯读经,阅读其他书时她连以前认得的字都不认识,她拒绝继续纯读经。现在家女的学习情况是:读《诗经》3小时,抄写,阅读,习武,增加了家务劳动和自由活动时间。

反思结论:

家长淡化功利心和攀比心,孩子的身心安康一定要放在第一位,家长的自我学习自我成长自我更新最重要。人是活的,读经的方式方法也应该是活的,我们要重新认识“老实大量”,读一个字和读一句都是老实大量,根据自己的情况自己孩子的情况,循序渐进,理性读经。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Written by yuefab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