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橙娱乐_乐橙真人娱乐_乐橙国际娱乐从这里开始

12月 9 2016

我要离婚66:思念,是一种煎熬


公告:专为女生提供免费阅读的移动书库

    终究,无法调头。模糊的视线,落在那小小的后视镜上。

    雨帘,已经让一切都变得模糊。可是,他却清楚的看到那抹纤细的身影还木然的站在那,而后……

    一件外套,突然出现,体贴的拱在她的头顶。

    另一道结实的身影将单薄的她护住,挡住了雨滴,给了她一片晴空。

    他闭了闭眼,连呼吸都在痛。原来,即便没有自己,她也会被人照顾得很好…橼…

    他,其实,并不是独一无二……

    

    血,从纸巾里,沁出来,滴了一滴在衬衫上。他没有再停顿,将车发动,直接开了出去饫。

    

    “上去吧,别站在这儿。雨已经越来越大。”雨中,景南骁劝顾千寻。

    千寻只觉得唇角是说不出的苦涩。她甚至已经分不清楚,这是眼泪的味道还是雨滴的味道,可是,她知道……

    这是此刻,她心上的味道……

    直到那辆车,完全消失在自己眼里,她才缓缓转身,木然的跟着景南骁上楼。

    进了房子,打开灯,景南骁回头看她,她还是失魂落魄的样子,像是丢了心一样。

    他又无奈,又心疼,“先进来洗一下,别感冒了,你头发有点湿了。”

    “……嗯。”她这才回神,依言,换了鞋子进去。也没有招待他,直接回了自己的卧室,拿了睡衣进了浴室。

    浴室门一关上,她缓缓蹲下身,靠着门,突然掩嘴大哭。

    丝毫没有形象,像个丢了家的孩子一样……

    她不知道,门外,景南骁也闭着眼,靠在门上,和她一起难受着。

    分割线

    车,停靠在路边。

    慕夜白从车内找了药,胡乱吞下。

    等到裂开一样的痛,稍微缓解了一些,他才重新开车,回家。

    才一进慕家别墅,贺云裳就迎了出来,“夜白,你总算是回来了。”

    “妈……”他有些无力的唤了一声。

    贺云裳一眼就看到他脸色的不对,刚刚要倒出口的那些话,全部顿住,立刻换做了关心,“是不是头又痛了?”

    他到底不舍得母亲替他担心,只是摇头,轻描淡写,“没事儿。怎么这么晚还不休息?”

    “别和妈说没事,我给封教授打电话,让他现在来一趟。”贺云裳不放心,扭身要去拿电话。

    “妈,不用麻烦他老人家了。我饿了,给我煮碗面吧。”他看着贺云裳,苦涩一笑,“真的好久好久没有尝尝您亲手做的东西了。”

    可不是?

    已经忘记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享受过父爱。小时候不少被小朋友揍,骂他野孩子。那时候,他万幸自己还有妈。

    可是……

    到后来,连最后的母爱都一并被剥夺。

    若不是顾云萝,他又怎么会被剥夺了父爱和母爱?所以……

    他和顾千寻之间,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隔着万山千水,她的选择,并没有错误,不是吗?可是……

    明明没有错,为什么,心里却是那么疼……

    “好,妈去给你做,你去沙发上等一下,妈回头还有话要和你说。”贺云裳想起儿子晚上并没有吃什么,也不敢怠慢,赶紧系了围裙往厨房走了。

    边煮面的时候,还不忘边探头出来看一眼儿子的状态。

    只见他就疲倦而痛苦的仰靠在沙发靠上。水晶灯投射出来的光线照在他脸上,让他看起来更是落寞而苍白。

    那副样子……

    让贺云裳不由得想起自己的丈夫慕中天。那时候,和顾云萝分开后,他怅然若失的模样可不就是如此?

    心,蓦地绞痛。她扶住门框,稳住自己的身体。

    不能想!

    有些事,真不能再去回想。越想越是恶心……

    所以……

    她怎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变成第二个慕中天,被顾家的女人所迷惑!

    

    慕夜白摁住太阳穴,逼着自己将那道熟悉的身影,还有她刚刚那些无情的话都摒弃出脑海。

    深吸口气,这才觉得疼痛没有那么明显。可是,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却是怎么也挡不住。

    “儿子,过来吃面。”贺云裳将面端到餐桌上,和他招手。

    他回神,不再去想,沉步走到餐桌边坐下。

    面,很香。

    胃,也很空。

    可是……

    此刻,他却是一点食欲都没有。

    “怎么了?不想吃?还是不舒服吗?”贺云裳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他赶紧摇头,拿起筷子,挑了一大把塞进嘴里,想让她放心。

    “好吃吗?妈真的好久都没有下厨了,就担心不太好吃。要是不好吃,我再把佣人叫起来给你重新煮。”

    慕夜白失笑,大掌横过去握了握母亲的手,哄她,“我妈煮的,当然都好吃。”

    顿了顿,他又认真的看着她,道:“妈,谢谢你能回来。”

    至少,让他重新有了家的感觉,虽然,这个家还是一样不完整。

    贺云裳眼眶潮润,心疼,“是妈没用,这么多年,苦了你。”

    “不过,既然妈回来了,以后,你可不许和你爸一样……”贺云裳的话,突然卡住,慕夜白抬目,她立刻改了口,“不许让妈伤心。”

    他沉默。

    如果自己和千寻在一起,母亲势必会伤心的,可是,现在……

    呵,是她先行放弃!

    他真应该去好好‘谢谢’她才对!

    想起她,他不由得拧紧了筷子。贺云裳拍了他一下,“儿子?你不回答,妈就当你是默认了。对了,还有件事妈要和你谈谈。”

    “什么?”

    “你也知道,我出院都好久了,也没出去拜访过谁。清婉她爸妈呢,一直有打电话过来询问我情况,按理来说,妈也该请他们吃吃饭,表示一下,你说是吧?”

    “当然。您有空多出去走走,和老朋友接触一下,对您病情也有好处。”慕夜白巴不得她出去散散心。

    贺云裳笑开,“那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陪妈吃顿饭。妈还得挑礼物,你也要陪着。”

    慕夜白欣然。“放心吧,时间由您定,回头我把时间和靳云说一下,他会给我排好行程的。”

    “那真是太好了。”贺云裳开心不已。这次会面,自然是该谈谈两家订婚的事!

    

    一连好几天,顾千寻都没有再见过慕夜白。

    从那一晚后,他们就在彼此的生命中消失一样。此时此刻,她才知道,原来……

    他们之间,是两根相交线。

    彼此从不同的世界恍惚闯入对方的世界,有了相交的交点,而后……

    再错开。

    从此,越走越远,越走越远……远到再看不见……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想念和分手是一件这样煎熬的事。

    她觉得自己已经快疯了。

    总是会忍不住拿起手机,等回过神来,那串号码已经按了下去,好在,及时切断。

    可是……

    每每松口气的时候,心里,又被更多的失落取代。

    其实,她多想听听他的声音,哪怕,就一个‘喂’字也好……

    也想知道……

    那边的他,是否也像她想他一样,这样想过自己?

    “千寻?千寻!”肩膀,被推了下,她才陡然回过神来。侧目,狐疑不解的看着同事。

    “你不痛啊?咖啡都洒到手上来了。”

    她一怔,低头,手背已经红了。同事将咖啡机给关上了,不解的睨她,“怎么了?最近脸色那么差,感觉和几天没睡了似的。”

    可不是?

    心,破了个洞,怎么也睡不着。

    “这几天医院家里的两头跑,是有些不舒服。”她苦笑。

    “你妈情况还没好?”

    “嗯。”

    “你别说,还真是患难见真情啊!我发现了,这几天每天都是你前夫来接你去医院的。怎么?有和好的迹象?”同事八卦起来。

    和好?

    她怔了下,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啊!

    “我们还是朋友。”她回答,但经对方这样一提,她才发觉自己真的是应该好好感谢景南骁才对。

    这几天,若不是他一直在,她两边跑,只会更辛苦。

    只是……

    她太沉浸在自己的伤心里,没来得及关注其他事。

    “对了,忘了正事。老大叫你去办公室一趟,好像是寰宇酒店那边的事,你赶紧去吧。”同事提醒她。

    “那我先去了。”她这才端着咖啡从茶水间出去。

    寰宇酒店的事?

    “老大,你找我?”顾千寻推门进去。

    吴哥道:“寰宇那边的案子马上就要收尾了,设计团队这边还剩一个全面的总结。毕竟一直都是你在接手,所以,你今天过去一趟。”

    今天?

    去寰宇?

    “怎么?有问题?”吴哥瞧见她面上微变的神色。

    她摇头,“当然没问题。那我先出去准备一下。”

    她的心,一下子就乱了。

    回到格子间的一路上,不断的在胡思乱想。这次去寰宇开会,她是不是有可能能见到他?如果真的见到的话,那么……

    她是该和他装作陌生人?

    垮下肩膀,叹气。

    她好像做不到……

    那么,打招呼?

    该怎么说,才会显得自然一点?

    回神,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她抬手懊恼的捶了下自己的脑门。顾千寻,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这趟是去工作的好不好,怎么可以那么……期待呢?

    是,她无可否认,她还是在期待……

    见到他之后,那份思念,应该会或多或少的淡去许多吧?

    

    没有再怠慢,顾千寻收拾了一下东西,便打车到了寰宇酒店。

    最近,天气很糟糕。

    时时刻刻都在下雨,下得她心里都是湿漉漉的。

    下了车,撑了伞,冒着雨走进酒店。本能的,环顾四周,没有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又下意识抬头,隔着雨帘和雾气,看向行政楼的顶层。

    他,此刻还在那儿工作吗?不知道,可有那么一瞬间,想起过她。想起过,他们在朗姆庄园短暂的一天……

    时间已经来不及,没再看下去,她快步往行政楼的电梯走。

    站在普通电梯前,她下意识看了看旁边那座电梯。吁口气,缓步进了旁边的电梯。

    “诶,小姐,这电梯出了故障

    电梯门,已经被关上。刚刚下楼来处理的维修人员的声音,直接被阻隔,她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她独自站在电梯内,看着电梯闪烁的led灯。今天是全员开会,恐怕是真的会见到他吧?

    莫名,有些紧张。

    吁口气,她退后一步靠在电梯壁上,想让自己稍微轻松一点。可是,自己不过是去9楼,怎么坐了这么久?

    心有狐疑,一抬头,才发现电梯早就过了9楼,并且还在不断的往上升橼。

    这是怎么了?

    她赶紧又戳了下数字9,可是,依然毫无反应。电梯一直不断的往上升。在18楼的时候,却乍然停住。

    她惊了一下,想着索性从18楼出去,换一部电梯。可是,没想到开门的摁扭也完全没有反应,电梯迟迟不曾打开。

    坏了?

    她有些郁闷,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正当她要打电话求救的时候,电梯突然‘砰——’一声,猛然急速往下坠。

    “啊——”她惊叫一声,脚下不稳,身子被惯力冲得跌倒在地上。整颗心,都像要蹦出心脏了一样。

    如果从18楼这么下坠到1楼,后果不堪设想。

    她心惊的要爬起来,可是,惯性实在太大,让她连站起来都有些为难。资料,已经洒得满地都是。

    她四处摸着手机,几乎是本能的想要给慕夜白电话,心一酸,她还是换了杨木樨的号码。

    “听说你今天来做总结,还没到啊?”杨木樨的声音率先从那边传来。

    “木樨,救我!我被困在电梯了……刚刚在下坠,从18楼坠到12楼了!现在停了,但是不保证一会儿还会不会往下落!”

    “啊!那部电梯啊?你等我,我去找人。”杨木樨立刻起身,往外走。

    走出来,正巧遇见来打算开会的蓝萧。她看他一眼,从他身边侧过去,蓝萧一把拖住她的手,“干什么?这么匆匆忙忙的。”

    “救人命!你放手!”

    “救谁?”蓝萧扫了她一眼,眉心一拧,“小乖出事了?”

    “不是。”杨木樨想着蓝萧知道了反而能效率更快,便道:“是千寻!千寻被困在了行政电梯里,情况很危险!”

    “顾千寻?”蓝萧呢喃一声,松了她的手,“你先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我马上过来。”

    “嗯。”杨木樨赶紧跑走了。

    蓝萧从兜里掏了电话出来,直接拨了一串号码。

    “有事?”某人最近心情不佳,说话无比干练。简单的两个人都已经彰显出极低的气压来。

    “顾千寻今天会来我们公司开会,你应该很清楚吧?”

    “……”沉默,而后,更冷漠的声音传来,“她的事,我不想再听。没事就挂了!”

    “那她现在有危险,你也不想听?”蓝萧的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去!谁不晓得,他最近郁卒得整个公司都人人自危?

    “是,不想听。”慕夜白干脆的回答,打算挂了电话。可是,迟缓了一秒,他又回过神来,道:“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微微扬高的声音,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情绪。

    蓝萧笑起来,“不是不想听吗?”

    “别耽误时间!”他警告的语气里,全是冷沉和冰凌。蓝萧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不敢再闹了,只能回答:“她现在被困在电梯里了。咱们行政楼的普通电梯里。”

    “现在在几楼?”

    “还不知道,得查查。”

    慕夜白直接将电话断了,拉开门走出办公室。

    “慕总……”靳云才要开口,慕夜白已经抢白,“把之后的会议往后挪一个小时。陈助理,联系电梯维修人员,让他们立刻到!”

    “是。”陈英豪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一见他神色沉郁的样子,自然是不敢怠慢。

    上次,见他这副样子,还是顾小姐被悬在吊车上的时候。

    

    慕夜白直接到了保全部门。

    大家一见他出现,个个噤若寒蝉的站起身,“慕总!”

    “谁负责电梯的监控?”慕夜白直接进入主题。

    “慕总,是我!”有个年轻男孩立刻站出来。慕夜白伸手指了他一下,又指指那几排多不胜数的监控设备,“哪个是行政楼那部坏的电梯监控,让我看看。”

    “是。”

    对方不敢怠慢,立刻准备的找到那部电梯的设备。

    “慕总,这个就是。现在有一个女孩正被困在里面,刚刚她是从18楼落到了12楼。”

    慕夜白盯着屏幕看着,脸色沉下去。她此刻正蹲在角落里打电话,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慕夜白将手机拿出来,屏幕暗着,一动没动。

    她从没想过要和他求助吗?

    “慕总,刚刚下坠的速度很快,如果再以这种速度往下落,恐怕这位小姐的处境会很危险。”

    需要他说吗?

    他很明白!

    慕夜白将手机拿出来,直接给蓝萧拨电话,不等他问,蓝萧道:“放心,已经到了12楼。现在维修员在弄了,很快会把电梯门打开!木樨这会儿在和她通电话,她在里面情绪算是比较稳定。应该是不会有问题!”

    “嗯。”他只回了一个字,便把电话给挂了。

    可是……

    站在那监控设备前,看着那张很努力在镇定的小脸,心绪,却始终不宁。

    他告诉自己,既然她现在根本没事,就不要去管,不要去问。分手,是她先提。死缠烂打,低声下气,也从来不是他慕夜白能做得来的事。

    可是……

    脚步,却偏偏不听使唤。他转身,拉开保安部的门就快步出去了。

    才走出一步,就听到里面的保安一声惊叫,“不好了,慕总!电梯又在下坠了!”

    而后,便是监控设备里顾千寻惶恐的声音。

    他面色一变,又迅速的撤了回来。只看到那电梯在不断的往下坠,里面顾千寻面色苍白,手机已经掉落在地。

    她很努力的扶着电梯壁。

    “现在下坠到几楼了?!”慕夜白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跟着在往下坠。

    “6楼!”对方回答,又道:“不好了,她好像扭伤脚了。”

    慕夜白定神去看,果不其然,她正捂着右边脚踝的位置,额上已经沁出一层冷汗。慕夜白心一紧,吩咐:“去把酒店的医生叫过来!快一点!”

    “是!”对方也不敢怠慢,立刻转身跑走了。

    到这会儿才猛然发觉,原来电梯里那女人正是先前和慕总传过绯闻的女人。难怪慕总要这么紧张了!

    慕夜白拿手机拨顾千寻的电话,可是,电话那边只传来‘嘟嘟’的忙音!

    真是该死!

    他摁下监控器旁的对讲机。已经无法理会他们此刻正处在冷战的关系里,他开口:“千寻!顾千寻,听到我声音,立刻回答!”

    那道声音,在电梯里乍然响起。醇厚、温淡,就像一道晨曦,穿透了黑夜,乍然袭来。

    顾千寻心一颤,只觉得刚刚的惊恐全部被扫空。有他在,他就出奇的安心。

    “夜白!”她跑到对讲机旁,才开口,两个字,已经让她哑了声。

    这算不算是一种幸福?虽然被困在里面,虽然脚被扭伤,虽然整个人还在下坠,她连呼吸都困难,可是……

    她却能听到他的声音,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彼此分离,不过才短短几天的时间,可是……

    却让她觉得已经过了几个世纪一样长久。

    而那边的慕夜白,又何尝不是?他现在恨不能立刻将电梯门给扒开,冲进去,将她搂在怀里。就算是跟着她一起下坠,摔得粉身碎骨,也比她一个人在里面痛苦煎熬来得好!

    “不要乱,先听我说。你现在立刻靠到壁上,半蹲!两手护住头!”他指挥她,逼着自己冷静。

    “好!”她依言照做。

    显然是脚踝很痛,她做得很吃力。连呼吸都粗重起来。

    慕夜白鼓励道:“做得很好!脚痛,也要忍一忍!”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Written by yuefab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